Trở lại   Học tiếng Trung | Du học Trung Quốc » DU LỊCH TRUNG QUỐC - KHÁM PHÁ TRUNG HOA » Đất nước Trung Hoa

Đất nước Trung Hoa Lịch sử - Văn hóa - Nghệ thuật...




Cùng nhau tìm hiểu về "相声"

Đất nước Trung Hoa


Trả lời
 
Ðiều Chỉnh
Old 03-02-2009, 05:24 PM
  post #1
airy_fairy_pinklotus
Banned
 
ID: 46
Tham gia: 19-05-2008
Đến từ: 烟雨蒙蒙
Giới tính: Female
Sở thích: 音乐
Bài gởi: 1,342
Cảm ơn: 488
Được cảm ơn: 1,165 lần trong 400 bài viết
Talking Cùng nhau tìm hiểu về "相声"

相声的特点
+)相声,是以说笑话或滑稽问答引起观众发笑的曲艺形式。它是由宋代的“像生”演变而来的。到了晚精年代,相声就形成了现代的特色和风格。主要用北京话讲,各地也有以当地方言说的“方言相声”。“说、学、逗、唱”是相声传统的基本艺术手段。“说”是叙说笑话和绕口令等,“学”是模仿各种叫卖声,飞禽走兽的呜叫声,戏剧唱腔和各种人物的风貌,语言等,“逗”是捧哏逗笑,“唱”是编一些滑稽可笑的词用各种曲调演唱,或把某些戏曲唱词、曲调夸张演唱以引人发笑。

+)所谓相声,最初就是摹仿各种声音,如摹仿人声、鸟声、兽声、风声、水声及其他宇宙间各种声音等。我认为战国时孟尝君的门客学鸡叫以解其危,就是相声的先行者。厥后历代相传,能者辈出,渐形成一种艺术。比及蒲松龄先生《聊斋志异》上《口技》一文中所写的表演者,已具有相声之雏形。再后表演者大部摹仿人声,又在其中掺上故事,于是相声艺术,乃告成功。现在舞台上的相声艺种,有单口、双口之分;后者较易,前者较难。

相声艺术,北京盛行较早,最初是设一步帐,一人坐于帐内,学兽叫、鸟叫以及各种单独的声音,听众在帐外围听。后来把它综合起来,掺进一个故事,成为较有系统的声音。这叫做“暗相声”。像当时一般流行的《醉鬼还家》、《五子闹学》等,就是最显著的例子。《醉鬼还家》段子表演情况如下:忽听见帐内好像有一人在走动,接着打门声、开门声、小儿哭声、夫妻吵架声、摔碗声、鼾睡声,依次而至。听众捧腹大笑。再后,把帐子去掉,在地上拜一长桌,一人立于桌后,学各省方言以及各行各业的叫卖声。这就叫做“明相声”。

据我所知,咸丰年间,北京有一朱绍文先生(别号“穷不怕”),是最早说相声的人。他八十多岁时,我才十来岁,犹及得见。他原来是学京戏的,唱小花脸。后来因为照清朝规矩,不是天天能唱戏的,如斋日(祭天、祭地之日)、辰日(皇帝、皇后、太后之忌日),都必须停止动响器,当然更不能唱了。这些日子总算起来,每年多至五、六十天,各戏园就得一律停演。若赶上所谓“国孝”(即皇帝、皇后、太后死了),便要规定二十七个月不准唱戏。我本人赶上过光绪、西太后的国孝,虽说是缩减了,但还须百日不准动响器。百日后,不准化装唱戏,马鞭子只许用青、蓝、白三色,不准用红的。这么一来唱戏的就失业了。朱先生想出一个办法,拿白沙子撒地作字,以吸引观众。等到大家聚拢之后,他就在甬路旁边,手拿竹板(不禁止)两块作响器,唱几段小花脸数板,再说几段小故事,要钱。他还研究好了几个小段子,如:“勃勃名”、“百鸟名”、“百兽名”、“百虫名”、“青菜名”、“京戏名”等。另外,又自己编了五诉功——“胡不剌诉功”、“堆子兵诉功”、“棒子面诉功”、“夏布褂诉功”、“厨子诉功”;两本小书——《千字文》、《百家姓》等。这样他就绘声绘影地说起来了,很受群众欢迎。以后他又把京戏中《背娃入府》、《一匹布》、《打沙锅》等戏的内容,改编成小故事,在街头演唱,生意更加好了。于是每遇见辰、斋等日,他就以相声补缺,到咸丰国孝时,即正式以说相声为生了。国孝后,戏班再邀他去唱戏,均行谢绝。以后又带徒弟,即创出了这一行。





例文:
相声<<文章会>>文本

甲 先生,你瞧我像干什么的?
乙 我瞧您好像哪个学校的……
甲 校长。
乙 摇铃铛的。
甲 哎!这怎么说话哪!
乙 本来嘛,哪位有身分的人让人瞧呀。
甲 我就是有身分的人。
乙 (对观众)这位自吹自擂。(对甲)那么您是干吗的哪?
甲 我呀!学问人。
乙 学问人?
甲 运气不好,三场未中,我是一位举子。
乙 噢!您是举子!桔子?
甲 千万别拿我当香蕉。
乙 哪儿呀,我拿您当西瓜皮了。
甲 别开玩笑啦。
乙 您真是一位举子?
甲 进过三场哪……
乙 头一场?
甲 把棉花烧着了。
乙 什么场?
甲 火场。
乙 第二场?
甲 把碗摔了粥也洒啦。
乙 什么场?
甲 粥场。
乙 噢,打粥去了,第三场哪?
甲 挤了半天没挤进去,让宪兵给了一个嘴巴。
乙 什么场?
甲 法场。
乙 那么三场啊,您应该进考场。
甲 对了,我真进过考场。
乙 您别吹啦。考场在哪儿呀?
甲 就在……俩大门里头。
乙 还仨大门外头哪,那叫哈德门。
甲 对,哈德门里头泡子河观象台两夹间儿。门口儿有个石头牌楼,左边写“明经取士”,右边写“为国求贤”,当中四个字是“天天文运”。有头道贡院门,二道贡院门,二道门有副对子,上联是“禹门三级浪”,下联是“平地一声雷”,往里走明远楼还有至公堂。“至公堂”三个字是明朝阁老严嵩写的。
乙 行啊。
甲 什么话哪,没进过考场,这些个能说得上来吗?
乙 您做的是什么文章呀?
甲 八股文。
乙 那我知道,我问您是什么题?
甲 我正赶上德宗景皇帝的御题。
乙 德宗景皇帝是谁呀?
甲 就是光绪,他出的是“春秋”题。有两位主考官一满一汉,满主考是荣中堂。汉主考翁同龢翁老先生。进了考场我就入了号啦。
乙 您入的哪一号?
甲 (接当铺喊当的味儿)两千八百五十七号油旧夹袄一件六角……
乙 干吗?当当的呀!
甲 考场的号房按字儿排,按《千字文》编下来的,是“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我入的是“乃”字号房。光绪出的春题,我们应当对秋题。
乙 哎呀,春秋题可不好对呀!
甲 是呀,举子管春秋题叫难题。
乙 那您怎样了?
甲 没关系,给做上来了。赶到交卷以后,两位主考看到了我这张卷子,都大吃一惊,就派人把我叫上至公堂。
乙 这可不容易,得到了主考的赏识。
甲 我往那儿一跪,就听荣中堂跟翁同龢说:“翁老先生,请看这篇文章由始至终一气贯通,这笔力之精神行如游云,速如闪电,下笔之处,一笔不拖,犹如凤舞龙飞一般。这词中之妙句,并无半言抄袭前人,寻章摘句,字字乃珠玉之价,可称千金难易一字矣,常云:唐诗晋字汉文章,今有此一人三代兼全矣。”
乙 嗬,就桓鋈耍桶ㄌ剖趾撼恼吕病?
甲 荣中堂又说:“若按我评论此举子以唐宋两代八家相比,恐有过之无不及。”
乙 噢,这么说您比唐宋八家还强哪!
甲 荣中堂又说了:“不然不然,若按我评论,不但唐宋两代八家不及,就是后汉三国孔明先生有前后《出师表》,那《出师表》可称盖世奇文,唉,表中之妙句也不过如此呀。”
乙 好家伙,您这才学大啦。
甲 咱们应该自谦一点,我赶紧就说:“二位主考大人,小人蠢才,焉敢比唐宋两代之古人乎?既不敢比唐宋两代八家,又焉敢比诸葛孔明老先生。想孔明老先生,居住卧龙岗,道号卧龙,有卧龙之美称。孔明先生诚乃一龙,小人草蛇不如,草蛇焉敢与卧龙为伍。再者孔明先生官拜武乡侯,后人简称以武侯呼之,想孔明先生乃是武侯,小人乃眼猴,么、二、三等辈,遇五猴焉敢搂五猴之注,岂敢赢钱呼?”
乙 噢,你这儿掷色子哪。
甲 翁同龢跟荣中堂说:“真是奇才、奇文、奇人。”翁同龢就问我:“这篇华翰可是阁下大笔否?”我说:“区区不才然也。”
乙 还“然也”哪。
甲 “可能按原题再做一篇否?”
乙 干吗还让你写一篇呀?
甲 怕我是“枪手”。
乙 什么是”枪手“呀?
甲 怕这篇文章不是我自己做的。
乙 那你怎么样啊?
甲 根本就是我写的,拿过一张卷子来,不用三思而后行,刷刷刷,挥笔而就,写完了我就递给翁同龢了。翁同龢赞不绝口,指着我跟荣中堂说:“这个桔子,可惜就是烂了半拉。”
乙 噢,烂桔子呀。
甲 当时荣中堂接过来翁同龢拿着的那张卷子,跟我先写的那张卷子往一块一对……一字都不错。当时拍案称奇:“哎呀!文章奇哉,文章妙哉,文章奇绝妙绝哉。”
乙 哪儿这么三哉哪!
甲 “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乙 您这文章就做得那么好!
甲 你想呀,遇春秋题为难题,而且春秋又是御题。
乙 对呀,皇上出的题嘛。
甲 皇上出的是春题我对的是秋题。
乙 您还记得吗!
甲 那我能忘了吗?
乙 您说说我听听。
甲 好,我先念念光绪皇帝的这个春题。
乙 行。
甲 这是以《正月》为题;
乙 不是春题吗?
甲 “春王正月”嘛。
乙 对,那您念吧。
甲 “正月里来正月正,我与小妹去逛灯,花灯本是假,妹子是真情。咿呼呀呼嘿。……”
乙 这就是皇上的春题呀?
甲 我给对的是秋题。
乙 您那秋题怎么对的?
甲 以《八月》为题。
乙 是呀,八月为秋月嘛。
甲 我写的是:“八月秋风阵阵凉,一场白露一场霜。小严霜单打独根草,挂搭扁儿(挂搭扁儿,蝗类,即大尖头蜢,俗称担担钩。)甩子荞麦梗儿上也。“
乙 您这是铁片大鼓《摔镜架》呀!
甲 好对皇上那个《正月探妹》。
乙 好嘛。
甲 当时荣中堂看完了,说了一句满洲后来夸奖我说:“此举子做这篇文章可称巴胡卢。”
乙 “巴图鲁”这句话我懂。“巴图鲁赛狠”,是“好”的意思。
甲 不,您说是“巴图鲁”,他说我称“巴胡卢”。
乙 什么叫“巴胡卢”呀?
甲 我也不懂啊。就见荣中堂冲他旁边站着的那个大高个儿一使眼色,那人走过来照我脸上“巴”,就是一个嘴巴。我用手一“搰掳”(拂摸)。
乙 把您给打出来了。
甲 然也。
乙 你中了?
甲 我肿了。


请大家观赏:动漫相声
醉2酒


Chuột phải, chọn play để xem lần thứ 2..

[Link đã ẩn, đăng nhập để được xem link. Hoặc click vào đây để đăng ký...]
Click vào biểu tượng Download và chọn Save Target As... để tải về.

thay đổi nội dung bởi: airy_fairy_pinklotus, 03-02-2009 lúc 05:40 PM.
airy_fairy_pinklotus is offline   Trả Lời Với Trích Dẫn
Old 03-02-2009, 06:05 PM
  post #2
airy_fairy_pinklotus
Banned
 
ID: 46
Tham gia: 19-05-2008
Đến từ: 烟雨蒙蒙
Giới tính: Female
Sở thích: 音乐
Bài gởi: 1,342
Cảm ơn: 488
Được cảm ơn: 1,165 lần trong 400 bài viết
Default 介绍一些 "对口相声"

拉洋片

甲 在过去,观众管我们这行叫生意,其实,我们这行不叫生意,叫熟艺。您比如说:我们从后台走出来,观众一看认识,这叫做熟艺。

乙 那什么叫生意哪?

甲 金、批、彩、挂,这几种买卖叫生意。

乙 什么叫金买卖哪?

甲 金买卖是相面的、算卦的。这行就是生意,净骗人的金钱,您想,那算卦的要灵,他就不给别人算了,就给他自己算了,根本就不灵。纯粹是生意。还有一种拉洋片的,比算卦的、相面的生意还厉害。这话又说回来了,拉洋片的可也分多少种,有的是生意,也有的不是生意。

乙 你说哪种拉洋片的不是生意哪?

甲 您像天桥小金牙那种洋片,那就不是生意。有的时候不拉洋片,就卖唱,讲的是艺术。他那种洋片是滑稽洋片,脸上的表情好,唱出来的调也好听,我给您学学:(唱)“再往里头再看噢,又一层,大清以上啦,那是大明喽。大明坐了十六帝,那末帝崇祯啦,不大太平。三年旱来,三年涝,米贵如珠,价往上边升。有钱的人家卖骡马,无钱的人家卖儿童。黎民百姓就遭了涂炭,这才出了一位民族英雄。英雄他是哪一个呀?那就是闯王他叫李自成唉。”

乙 噢!这就是小金牙的那种洋片?

甲 还有一种叫京八张,唱出来那个调子跟小金牙那个调子就不一样啦。

乙 那什么味儿呀?

甲 我给您学学:(唱)“瞧哇,瞧哇,是头一片,您老看武昌城头炮火连天。辛亥革命义军勇,打得清兵乱作一团。宣统皇上退了位,清朝政府被推翻,五族共和成立民国,忘不了国父孙中山。”

乙 这就叫京八张?

甲 还有一种叫推片。

乙 噢!三八二十四张,分上、中、下。

甲 嗳!上八张、中八张、下八张,二人对唱,这个人唱完了往那边推,那个人接过来唱:(唱)“哎,这一张照下来,多么好看,那小马五的《纺棉花》照至在了上边。”哧!

乙 唉,这是怎么回事?

甲 这是推过一张去。

乙 (唱)“哎!这一张照下来,您老慢慢留神看,看这就是刀铡的那个杜小拴子,照至在了上边。”哧!

甲 这是推回一张来。

乙 嗳!这就是推片。

甲 还有一种拉洋片的,唱出来可好听,跟那京八张的调子,差不多少,就是那个调子略微快一点:(唱)“瞧哇!瞧哇!瞧哇!头一回,您老看,二姑老爷拜年来在家里,进门先问岳父好,磕了三个头,作了一个揖。老丈人这里不怠慢,急忙上了一桌席,你吃点儿吧,你喝点儿吧,没有外人都是自己。要吃肥的牛羊肉,要吃瘦的你来块里脊。黄花、木耳、海带菜,哩哩啦啦那是粉皮。整个的螃蟹掰了盖,弯着腰的那是虾米。七个窟窿的那是白花藕,嗳!你不怕扎嘴,吃吃上一口鱼。”

乙 这倒很有意思。

甲 有意思?这种拉洋片的最厉害。

乙 怎么厉害法儿哪?

甲 这种洋片,净赶外乡、外庙,棚往那儿一支,锣鼓往那儿一摆,家伙点儿一响,只要你往那儿一站,就得看他的洋片。

乙 那不会不看吗?

甲 人家让坐的有四五个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太阳鼓着,眼睛努着,胳膊挺粗,手里拿着大掸把子。到了夏天,小褂穿着半拉系着半拉,让到跟前瞧了,擦擦镜头。让到跟前不瞧,掸把子掉过来,照准你头上,飕!飕!飕!就是三下!打完了你还得看他的洋片。

乙 哼,据我看,那个看洋片的是贱骨头,拉洋片的没遇见我。

甲 比如说要是遇见您哪?您怎么样呢?

乙 嗳!要是遇见我,我就不瞧。

甲 要是遇见您,您头一个就得瞧。

乙 遇见我,我就不瞧。

甲 你准得瞧。

乙 唉!你要不信,你把拉洋片的找来,我准不瞧。

甲 您说那叫废话,我上哪儿找拉洋片的去呀?

乙 噢!找不来呀?

甲 你真僵火儿!咱们这么办,甭找拉洋片的,我去拉洋片的,您去个看热闹的,走道的,我让到你跟前,您就得瞧。

乙 嗐!甭说你这个假拉洋片的,真拉洋片的我也不瞧。

甲 我让你瞧不上,我姓你那个姓。

乙 哼!我要瞧,我姓你的姓。

甲 好!咱俩换了。(把掸子横摆,甲改用怯口说)行啦!别忙啦!紧打家伙当不了唱,烧热了锅台当不了炕。那位老先生就说了:“你是干吗的?”话不说不知,木不钻不透,沙锅不打一辈子不漏。我呀,我是个拉洋片的,你把话听明白了,我这个洋片可跟其他的洋片不一样,真正是杭州的十景,粉张立纸,八大张。六张是照的,两张是画的。画的是《王小赶脚》,滑稽的片子。哪位老先生给我开开张吧?”

乙 电影这么便宜,谁看这个呀?

甲 怎么这些位一个看洋片的全没有哇?那就散了吧。哎哎哎哎那一位老先生说啦:“唉!拉洋片的!你别叫俺走啊!我们这里人都是外场人,你那么说我们是不瞧,你要是下来让我们,我们是不得不瞧两片。”哼!老先生,这话可是你说的对吗?

乙 啊!这是哪位说的?

甲 你叫我让,可是我让到你的跟前,你要瞧了,咱是两全其美呀!

乙 这是什么味儿呀?

甲 我让到你跟前,您要是不瞧——

乙 不瞧你有什么办法呢?

甲 (拿起托板)哼……你看见我这行子买卖没有?我要是不敢打你,我是个小舅子。让座儿了!坐稳了!街门甭关,一位走不了。

乙 嘿!他要绑票!

甲 让可是让,一让就得,别等我三把推着,两把揉着,钱花了,人也丢人,那就算晚了,我先让让这几位。

乙 这几位您甭害怕,(指自己的头顶)有这儿顶着哪。

甲 打这里到那里——

乙 全瞧?

甲 全过不着啊。

乙 噢!全过不着哇?

甲 这几位全刚来,这几位全是这边溜儿的街坊,难道说这些位我就白请了不成吗?一位看洋片的都没有哇?(转身回头看见乙……)噢!闹了半天在这儿呢。

乙 他这是让我。

甲 这位老先生您给我开个张吧。

乙 什么玩意儿?

甲 拉洋片的。

乙 噢!拉洋片的呀?

甲 我这个洋片可跟其他的洋片不一样,粉张立纸,杭州十景,一共是八大张。六张是照的,两张是画的。画的是《王小赶脚》,滑稽的片子。没到此地来过,头一趟,头一回。先生!您老是头一个主儿。常言说得却好:“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会捧场的捧头三回,会喝酒的喝头三杯。您老先生给我开开张吧!

乙 拉洋片的呀?西湖美景,八大张?没到此地来过,头一趟,头一回,我是头一个主儿?打头二年我就想着——

甲 瞧?

乙 不瞧!

甲 您这话我听不懂,怎么想着不瞧啊?

乙 我知道您这多少钱哪?

甲 嘿!先生!您老把话听明白了,这也不是三万三,六万六,大骡子大马,人家买不起呀?八大张瞧完了才一个大子儿。

乙 多少钱?

甲 一个大子儿呀!

乙 才一个大子儿呀?还不够一个烧饼钱呢,甭说在你这儿看洋片,就算坐这儿歇歇腿儿也值,就冲你这便宜——

甲 瞧了?

乙 嗐嗐!不瞧!

甲 这么便宜你也不瞧?

乙 没带钱。

甲 就凭老先生穿得这么干净,你是没钱吗?

乙 您别瞧穿得干净,口袋里也干净。

甲 就看您老先生模样,打扮,不是没钱的人,您看您老也是金胳膊、玉手、锡镴的大腿、翡翠的脑袋!

乙 我这是怎么长的?

甲 真没钱!我让你白看!

乙 白瞧我更不瞧了,我不能搭你这份儿情!

甲 您老别搭我的情,我要搭你的情啊,您老可要知道,我是脚踏生地,眼望生人。城墙高万丈,到处朋友帮。在坐在站的老先生们,不知道我这洋片好不好,我瞧你是个外场人,你是南走一千,北走八百,扎一刀子冒紫血,叽噔咯噔的好朋友。你也不是上炕认得媳妇,下炕认得鞋,您也不是三枪打不透的人!

乙 我一枪就死!

甲 唉!三拳头打不透的人。这么办,你瞧完了甭给钱。您这么一说好,众位老先生一听说我这个洋片好,我挣了他们的钱,回到家去,拿起那个粥碗来,我可忘不了您老的好处。

乙 噢,您这么说我明白了,您头一趟来,没人瞧,你看我是个外场人,你让我给贴贴靴(江湖用语,即由同伙的人充当顾客,诱人上钩),必必黏子(江湖用语,即招来围观的人)。瞧完了不跟我要钱,我说一声好,诸位老先生一听这玩意儿好,你挣了他们的钱,回到家去,举家大小忘不了我的好处,你要早说这个呀,我早就——

甲 瞧了?

乙 不瞧!

甲 先生我让你白瞧?

乙 没工夫!

甲 先生我给您作个揖行吗?

乙 作揖呀,磕头都不瞧!

甲 那么我看这意思非打上才瞧呢?

乙 什么?

甲 哼哼!打呀!

乙 我听这话有点耳生!

甲 你说三声不瞧?

乙 甭说三声,我的嘴,三百声我都敢说!

甲 你说三声我听听?

乙 一个不瞧!俩不瞧!仨不瞧!

甲 (拿板打乙一下)瞧不瞧?

乙 瞧瞧也没关系呀。

甲 这个玩意儿你不瞧,你她娘的要造反啊?

乙 我倒要造反了?

甲 (对观众说)您看这还有王法吗?

乙 是没王法啦!给您钱。

甲 多少钱哪?

乙 不是一个大子儿吗?

甲 那是前年。

乙 现在哪?

甲 四块八!

乙 四块八?

甲 (把板举起来要打乙)贵呀,是怎么着?

乙 不贵!四块八还贵,头年来一个拉洋片的九块六我都没赶上瞧!

甲 哼!贱骨头!

乙 看什么呀?

甲 您别忙啊!还没给你搭上呢。(摆洋片道具——壶、碗)

乙 四块八我就看这小茶碗儿呀?

甲 啊!小碗四块八呀,有大碗,大碗六块四,咱换个大碗是怎么着?

乙 行了!我就看这小碗吧。

甲 你看我的玩意儿,得守我的规矩,你得捧着我说,我说我这玩意儿好,你得说好,我说到哪里,你说到哪里,我要是说好,你要是说不好,我说有什么,你要是说没什么,我说到哪里,你说没到哪里,你成心跟我搅,我是打你个小舅子!

乙 好啦!行!你说到哪儿啦,我说到哪儿啦,你说有什么,我说有什么,这还不行吗?哼!花四块八我这儿过堂哪!

甲 老先生,我瞒了您站的主儿,瞒不了看的主儿,您问问这看的,问问他这玩意儿好不好?

乙 好!

甲 这个玩意儿到哪里啦?到了天津车站,你看到了没有?(打桌子)

乙 你别一惊二诈的,我胆小,你别把我吓着!

甲 我就是这个毛病,你看看这个玩意儿不,到了天津卫车站了没有?往车站里边看,平沈快车进站了没有?站住了吧?下了不少人,下了车啦,车站上没人啦。到了钟点儿了,摇铃铃,晃旗的晃旗,那火车一拉鼻儿闷的一声它就——

乙 走了?

甲 (打乙)你看见了吗?

乙 你不是叫我捧着你说吗?

甲 纸画的洋片,它会走火车?你把我这玩意儿捧假了我不揍你?

乙 那我应当怎么说呢?

甲 你得这么说:对了,仿佛要走,可还没走哪!

乙 噢!我就这么说,对了,仿佛要走,可还没走了哪?这都是什么味儿啊!我问问您,什么玩意儿啊?

甲 “八大片!”

乙 那么我看了几片了?

甲 头一片还没瞧完呢!瞧!

乙 哎!瞧!他这玩意儿真禁瞧,就是费脑袋!

甲 你看看车站的外边有一个大汽车,是公共汽车,上边坐着两个外国人,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男的拿着文明棍儿,女的拿着大皮包,嘴里头咿啦哇啦的——

乙 说话呢。

甲 (打乙)你听见啦?

乙 你不是让我捧着你说吗?

甲 纸画的洋片能说话吗?你把我这玩意儿捧假了我不揍你?

乙 那我应当怎么说呢?

甲 你得这么说:

甲、乙 (二人合说)对了!仿佛要说,还没说出来呢!

乙 您这是什么玩意儿?

甲 八大片!

乙 我看了几片啦?

甲 头一片还没瞧完哪!瞧!

乙 唉!瞧!(对观众说)诸位,您哪位认识我家,您给送这个信儿去,您就说我在这儿瞧洋片呢,今儿个我还不一定死活呢!

甲 在汽车旁边有做买卖的,有一个卖豆腐脑儿的,你看这个人有二十来岁,穿着蓝布裤褂,蓝布围裙,捂着耳朵,张着嘴,哧合哧合的——

乙 他那儿吆喝哪!(乙说完就跑了,甲没打着乙)

甲 你怎么跑了?

乙 不跑又打上了。

甲 总算你机灵,头一片算你瞧完了,我把它拉上去,你看第二片?

乙 躲一下是一下!(二次又去看)

甲 (打乙)这你就跑咧?

乙 噢!没躲开呀!

(王世臣、赵玉贵述)
airy_fairy_pinklotus is offline   Trả Lời Với Trích Dẫn
Old 03-02-2009, 06:09 PM
  post #3
airy_fairy_pinklotus
Banned
 
ID: 46
Tham gia: 19-05-2008
Đến từ: 烟雨蒙蒙
Giới tính: Female
Sở thích: 音乐
Bài gởi: 1,342
Cảm ơn: 488
Được cảm ơn: 1,165 lần trong 400 bài viết
Default 介绍一些 "对口相声" (tiếp)

歪批《三国》

甲 说相声的谈今论古,《三国演义》、“东、西汉”、“红楼”、“聊斋”。《水浒传》,什么书都看。


乙 要提起“三国”,我可知道得最彻底。


甲 你对“三国”有研究?请问你“三国”里头所有的人物,谁最有能耐?


乙 能耐最大的就是诸葛亮。


甲 诸葛亮有何能耐?


乙 诸葛亮仰面知天文,俯察知地理,明阴阳,懂八卦,运筹帏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抱膝危坐,自比管仲、乐毅;笑做风月,未出茅庐就知有三分天下。诸葛亮乃一国军师,可称得起世之奇才!《三国》里就数诸葛亮能耐。


甲 诸葛亮要是能耐大,七星灯借寿怎么会死到司马懿手里呢?


乙 这个……那就是司马懿能耐。


甲 司马懿有什么能耐?


乙 司马懿乃是领兵大元帅,统带千军万马,执掌生杀之权,攻、杀、战、守,抽、撤、盘、环,无一不晓。就拿取街亭说吧,不用自己去,派张郃一战成功。司马懿多有能耐!


甲 司马懿要是有能耐,得了街亭,怎么还叫赵云追得满市街乱跑?


乙 那么这一说是赵云有能耐。


甲 赵云有什么能耐?


乙 赵云是常胜将军,百战百胜,长坂坡前一场大战,单枪独马,敌住曹操八十三万人马,闯出重围,救出阿斗。那是多大的能耐!


甲 赵云要有能耐,到了当阳桥,为什么还让张飞给断后哪?


乙 那是张飞有能耐。


甲 张飞要有能耐,虎牢关战吕布,怎么哥儿仨打人家一个?


乙 那是吕布有能耐。


甲 吕布要是有能耐,在白门楼怎么会死在曹操手里?


乙 那是曹操有能耐。


甲 曹操有能耐,火烧战船,怎么把胡子都烧没啦?


乙 要照你这么一说……


甲 谁有能耐?


乙 你有能耐。


甲 我有什么能耐?


乙 你把我问住了,还没有能耐吗?


甲 你就知道看人家优点,你不知道人家的缺点。


乙 缺点我也知道,就是不说。


甲 为什么?


乙 得罪那个人干什么?


甲 你说这话不对,做事情要站稳立场,优点应该提出表扬,缺点应该提出批评。


乙 噢,优点提出表扬,缺点提出批评,话虽然很对,可是我上哪儿找诸葛亮去呀?


甲 我没让你找诸葛亮,我是说事情应该这样做。如此看来,你对《三国演义》还是没什么研究。请问你《三国演义》是谁作的?


乙 罗贯中。


甲 什么人批过?


乙 有好几位哪,金批——金圣叹;御批——四帝乾隆;毛批——毛宗岗。


甲 还有。


乙 还有什么?


甲 还有X(以演员姓为代表)批!


乙 什么X批?是古人吗?


甲 不,是今人。


乙 姓什么叫什么?


甲 XXX。


乙 噢,就是你呀!


甲 对啦!


乙 金批,御批,毛批我全看过,您这X批我可没看见过。


甲 可以买一本看看。


乙 书店有吗?


甲 不好买。


乙 缺货?


甲 不,还没出版哪。


乙 废话!没出版说它干什么!


甲 我这可不敢说是批“三国”。


乙 是什么?


甲 我这叫与读者共同讨论。


乙 怎么?


甲 你也爱看“三国”,我也爱看“三国”,我们在“三国”里头提出点问题,互相研究研究,讨论讨论。


乙 那好哇!“三国”里头有不知道的,你就问我。


甲 噢!你都知道?我问你为什么叫“三国”?


乙 北魏,西蜀,东吴,此为三国。


甲 十八路诸侯讨董卓,为什么不叫十八国哪?


乙 那个……他们都没成事。


甲 三分归一统,为什么不叫一国?


乙 那不是以后吗?我说的不对吗?那你说为什么叫“三国”?


甲 “三国”里带“三”的节目多,故此叫“三国”。


乙 全有什么哪?


甲 拿过来“三国”您看,头本第一回那个目录里头就有个三字。


乙 有什么?


甲 “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有三没有?


乙 有啊!还有什么?


甲 最后一回:“降孙皓三分归一统”,有三没有?


乙 就两个三呀?


甲 还有哪:“虎牢关三战吕布”、“屯土山关公约三事”、“刘玄德三顾茅庐”、“陶公祖三让徐州”、“荆州城公子三求计”、“袁曹各起马步三军”、“三江口曹操折兵”、“定三分隆中决策”、“三江口周瑜纵火”、“诸葛亮智取三城”、“三气周瑜”、“三擒孟获”……


乙 七擒孟获!


甲 三擒!


乙 怎么是三擒哪?


甲 先有三擒,然后才有七擒,你得经过三擒,才能到七擒哪,不能由二擒就蹦到四上去!


乙 噢!这么个三擒哪?还有什么?


甲 三出祁山!


乙 六出祁山!


甲 二三如六。


乙 小九九哇!


甲 三伐中原。


乙 哎,九伐中原!


甲、乙 三三见九。


乙 我就知道嘛。


甲 这是明三,“三国”里还有暗三。


乙 什么叫暗三?


甲 “三国”里有三妻,三不明,三不知去向,三头驴,三张断三桥,文官三丑,武将三俊,三个不知道,还有三个做小买卖的。


乙 你说这是什么呀?这么乱!你说这话我好有一比。


甲 比从何来?


乙 蛤蟆跳井——


甲 怎么讲?


乙 不懂(扑通)。


甲 不懂不要紧,我可以给你讲。


乙 我先问你什么叫三妻?


甲 妻是夫妻的妻。头一个是猎户刘安杀妻供主。


乙 第二个?


甲 刘备抛妻。刘备要不抛妻,没有《回荆州》。


乙 第三个?


甲 吕布贪妻。吕布要不贪妻,没有《白门楼》。


乙 什么叫三不明?


甲 “三国”里有三个人,他们的姓名不明。


乙 头一个?


甲 是有姓无名。


乙 谁?


甲 乔阁老。


乙 噢,东吴的,他不是姓乔名阁老吗?


甲 不对,阁老是皇亲,说白话就是老丈人,他就是有姓没名。


乙 有名。


甲 叫什么?


乙 乔玄。


甲 你是在“三国”里头看到的?


乙 不是。


甲 哪儿学来的?


乙 听戏听来的,《甘露寺》里头有。


甲 我早就知道你是听戏听来的。


乙 怎么?


甲 唱戏到台口要报名,就是介绍剧中人物。不能报乔阁老,阁老是老丈人。光报姓不报名也不好听,“老夫,乔——”乔什么呀?因此戏剧演员给他编出个名字叫乔玄。


乙 他为什么叫乔玄哪?


甲 “三国”原文上没有,历史纲鉴上查不着,这个名字还在那悬(玄)着哪。


乙 噢,这么个乔玄哪。第二个是谁?


甲 第二个有名无姓——貂蝉。


乙 哎,貂蝉有姓。


甲 姓什么?


乙 姓貂名蝉。


甲 不对,她是王司徒的一个歌姬,原文上没姓,就叫貂蝉,是有名无姓。


乙 第三个人是谁?


甲 就是“张翼德怒鞭督邮”这是督邮无名无姓。


乙 哎!那不是姓督名邮吗?


甲 不对,督邮是当时的官衔,就相当于现在的税务局长。督邮是无姓无名,他刚一露头没等报名,就叫张飞给打回去了。以后再不提他了。我看这个人就是为挨打而来的。



乙 噢,这是三不明。什么叫三不知去向呢?


甲 对,有三不知去向,貂蝉不知去向,徐庶不知去向,督邮被打完了可也不知去向。


乙 啊,还有什么三头驴?


甲 对,“三国”里头有三头驴。


乙 头一头?


甲 吕伯奢骑驴沽酒。


乙 哎,不错,有。第二头?


甲 诸葛亮的岳父黄承彦有一头驴。


乙 他哪有驴呀?


甲 有啊,在三顾茅庐的时候,不是黄承彦骑驴过小桥吗!有一首《梁父吟》,那里就有一头驴。


乙 在哪有?


甲 我念念你听:“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字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这里边不是有头驴吗?


乙 第三头?


甲 诸葛亮有个哥哥诸葛瑾……


乙 对!东吴的谋士,号叫子瑜。


甲 他长的是什么相貌?


乙 他长的是驴脸。


甲 哎,长脸膛,大下巴,长得跟驴一样。哎,他,他,他就算一头驴。


乙 啊?拿人比驴,这叫什么话呀!


甲 哎!他是有一头驴。有一天东吴的孙权大宴群臣,内中就有诸葛子瑜,他是带他的儿子去的。他儿子叫诸葛恪,那年才七岁,一块儿去了。在赴宴的时候,文武百官跟诸葛子瑜开玩笑,一看他那脸长得跟驴脸似的,就拉过来一头驴,在那驴脑门上写了四个字:“诸葛子瑜”,大家一看,哄堂大笑。你说诸葛子瑜急又不能急,这是开玩笑;不急吧,当众受辱。正在难受的时候,他儿子诸葛恪一看,他爸爸面红耳赤,小孩子有办法,拿起笔在驴头上那四个字底下又添了两个字。


乙 什么字?


甲 “之驴”这样一念就好听了:“诸葛子瑜之驴”,说明这头驴是他们家的。吃完喝完了,还把这头驴拉他们家去啦。


乙 噢,这是三头驴。那三张断三桥哪?


甲 第一,张飞喝断当阳桥。


乙  二?


甲 张任断过金雁桥。


乙 三?


甲 威镇逍遥津,张辽断过小石桥。


乙 文官三丑?


甲 夏侯惇是猴相,诸葛瑾是驴相,庞统是七孔朝天,这是文官三丑。


乙 武将三俊哪?


甲 吕布、赵云、周瑜,这是武将三俊。


乙 还有什么?


甲 还有三个不知道,问谁谁也不知道。


乙 你不知道问我呀,我全知道。


甲 你知道?我问你:周瑜他姥姥家姓什么?


乙 不知道。


甲 诸葛亮他姥姥家姓什么?


乙 不知道。


甲 张飞他姥姥家姓什么?


乙 也不知道。


甲 哎,这就是三不知道。你不知道,大家也不知道。


乙 那你知道吗?


甲 我当然知道。


乙 周瑜他姥姥家姓什么?


甲 姓纪。


乙 诸葛亮他姥姥家姓什么?


甲 姓何。


乙 张飞他姥姥家姓什么?


甲 姓吴。


乙 “三国”原文没有哇!


甲 有,周瑜在临死的时候,仰面长叹,说了一句。


乙 说什么?


甲 说:“既生瑜而何生亮?”这就是说,纪氏老太太生的周瑜,何氏老太太生的诸葛亮。


乙 哎,不对,人家是说既然生周瑜何必再生诸葛亮!


甲 我就这么体会!


乙 好,那张飞他姥姥家为什么姓吴哪?


甲 你没看老太太管小孩儿,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你这个孩子,总出去惹祸!真是无(吴)事(氏)生非(飞)!”这就是吴氏老太太生的张飞!


乙 噢,这么讲啊,像话吗!还有什么?


甲 还有三个做小买卖的。


乙 第一个?


甲 刘备卖过草鞋。


乙 不错,织席贩履嘛!第二个?


甲 张飞卖肉。


乙 对,屠户出身嘛。第三个?


甲 你没听明白吗?刘备卖草鞋。


乙 唉!我问你第三个?


甲 啊!是啊!张飞卖肉。


乙 哎!你等一等。第一个是刘备卖草鞋,第二个是张飞卖肉,这第三个哪?


甲 啊,有啊,你别着急呀!


乙 第三个?


甲 第三个……哎,赵云……


乙 赵云卖什么呀?


甲 赵云卖黏糕嘛!


乙 赵云多会儿卖黏糕?


甲 你看过《天水关》这出戏吗?


乙 看过呀!


甲 《天水关》这出戏,姜维在校场一传令,那几句(流水板),就把赵云卖黏糕给唱出来啦。


乙 怎么唱的?


甲 (唱)“这一班五虎将俱都丧了,只剩下赵子龙老迈(卖)年(黏)高(糕)。”他老卖黏糕!

乙 去你的吧!

airy_fairy_pinklotus is offline   Trả Lời Với Trích Dẫn
Kẻ Bồng bột đã cảm ơn airy_fairy_pinklotus vì bài viết Ngớ ngẩn này ^_^!
cuunon0811 (03-02-2009)
Trả lời

DU HOC TRUNG QUOC Bookmarks DU HOC TRUNG QUOC

Ðiều Chỉnh

Quuyền Hạn Của Bạn
You may not post new threads
You may not post replies
You may not post attachments
You may not edit your posts

BB code is Mở
Smilies đang Mở
[IMG] đang Mở
HTML đang Tắt
Chuyển đến

Chủ đề tương tự
Ðề tài Người Gởi Chuyên mục Trả lời Bài mới gởi
Họ tên- nguồn gốc và những điều cấm kỵ ongnon Phong tục - Tập quán Việt Nam 18 15-09-2015 03:19 PM
Những bức ảnh đi cùng năm tháng-preservation of time yushui Album Ảnh 5 18-12-2013 03:44 PM
Tam @ Quốc(Ý tưởng mới để thành công trong môi trường kinh doanh hiện đại) 笑看风雨 E-books Tiếng Việt 24 11-04-2013 11:26 AM
100 điều lãng mạn nhất kotxchia Phút thư giãn 1 23-07-2012 10:42 AM
Anh có thích nước Mỹ không ? - Tân Di Ổ doanphuctuan Văn học Trung Quốc 23 08-05-2012 06:28 PM


Múi giờ GMT. Hiện tại là 11:53 AM.